[东南亚聚焦]毁誉之间:杜特尔特和昂山素季这一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5 10:46

2017年,一场反恐巷战,让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再显铁腕,因扫毒风暴所受争议暂时消散。

2017年,一场难民危机,把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推上风口浪尖,饱受西方舆论抨击,几十年积聚的光环仿佛消失殆尽。

面对诋毁,昂山素季平和自持,寻求让安宁重回若开邦。

面对赞誉,杜特尔特嘉奖军人,而更长远课题是铸剑为犁、重塑人心。

【马拉维之战】

5月23日,菲律宾军警在南部城市马拉维发起行动,抓捕阿布沙耶夫武装头目伊斯尼隆·哈皮隆,后者据信正在密会另一支反政府武装“穆特组织”的成员。

出乎意料,两支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武装激烈抵抗,转而袭击军营,在市区占领政府大楼、医院、学校,挟持人质,升起黑色旗帜,大有把马拉维变成“伊斯兰国”飞地之势。

一场城市反恐拉锯战,艰难且残酷,持续5个月。

不少来自其他东南亚国家甚至其他地区的极端人员加入叛乱,武装组织预谋准备、人员规模、战术战法、协同能力大大出乎政府军预料。

马拉维之战爆发一个月后,杜特尔特承认:“我没想到伤亡会这么严重。”他在后续国情咨文中说,战事初期情报错误,导致对敌方威胁估计不足。

为鼓舞士气,杜特尔特几次想去前线慰问部队,“就算屁股中弹也没关系。我不想等叛乱平息才去”。

7月20日,杜特尔特着迷彩服、穿丛林靴,来到距离前线3公里的一座政府军营地,检视缴获装备,与官兵交流,派发慰问礼包,前后停留4小时。

这座军营尽管在战区以外,依然危险。杜特尔特视察时,不时有流弹飞过军营。

在地区国家和国际支持下,马拉维之战获胜。10月17日,政府军击毙哈皮隆和“穆特组织”头目之一奥马尔·穆特后,杜特尔特宣布马拉维“解放”。同月23日,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扎纳宣布,作战行动正式结束。

军警消灭980多名武装人员,付出165人阵亡、1400多人受伤的代价。

给受伤截肢的海军陆战队员授勋时,杜特尔特说:“我向士兵敬礼时,通常会先放下手。但今天向你们敬礼,却让你们先放下手。这是因为我佩服你们,尊重你们。”

马拉维一片残垣断壁,中心城区成了无人区。大约20万居民四处流散避难。迄今只有市郊恢复些许活力,重建需要数年时间和巨额资金。如何在军事反恐成功后消除滋生极端主义的土壤,是杜特尔特面对的一道难题。

【若开邦之乱】

同样号称反恐,在缅甸若开邦引发难民潮,让昂山素季承受巨大国内外压力。

若开邦位于缅甸西部,信奉伊斯兰教的宾格利人、即“罗兴亚人”与信奉佛教的当地若开族人长期不和,过去5年多次冲突。今年8月24日,昂山素季设立的若开邦事务顾问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由委员会主席、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介绍最终报告,缅甸政府表示将全面考虑建议内容,依据实际情况尽快制订落实路线图。

然而,8月25日凌晨,“若开罗兴亚救世军”袭击若开邦北部30处警察哨所,显现周密策划,得到国际恐怖和极端组织声援。三天内,近百起袭击,30多名警察、官员和平民丧生,数万人流离失所。缅甸政府认定“若开罗兴亚救世军”为极端主义恐怖组织,向若开邦派出军队……

强力清剿在宾格利人中引发恐慌,据联合国统计,60多万宾格利人逃离缅甸。

按照西方媒体叙述,宾格利人遭到迫害、驱赶,身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昂山素季却无动于衷。一些西方媒体哀叹“亚洲曼德拉堕落”“民主偶像褪色”。母校英国牛津大学9月底撤下她的画像,一些欧洲城市收回颁给她的荣誉……

其实,如果追本溯源,若开邦族群矛盾的始作俑者恰是西方殖民者,是英国殖民当局“以夷制夷”的恶果。而且,缅甸国内长期以来的主流民意不承认宾格利人是少数民族,昂山素季和全国民主联盟政府难以违背。

危机面前,昂山素季展现独特行事风格,一如她结束软禁、重返政坛以来,冷静、低调、平和。

11月2日,她来到若开邦暴力事件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孟都镇,会晤各宗教团体主管。与会人士说,昂山素季只对他们说了三件事:他们应该和平相处,政府会帮助他们,他们彼此之间不应该争吵。

“我没有三缄其口。”同月中旬会晤到访的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时,昂山素季说:“我说的话不是为了要让人激动,而是为了……避免大家相互对立。”

11月23日,缅甸与孟加拉国签署协助若开邦离境民众返回缅甸的协议。现阶段,若开邦局势显现缓和。

昂山素季相信,化解积怨,“最艰难的是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与其互相争斗、相互憎恨,不如和睦相处、互相理解”。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