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走心,才能走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26 23:21

  我读大学的时候特不安分,都说年轻的时候总是轻狂,爱做梦,而我只剩下狂。

  我幻想过当主席会不会很过瘾,手底下一帮人供自己差遣,走到哪里都能被簇拥。

  我幻想过学习年年拿国家励志奖学金拿到手软,一回眸都能看见班上那些自叹不如的神情。

  我还幻想过大学碰见一个主动追我的姑娘,从清晨到暮晚,从校服到婚纱,羡慕死周围所有的单身。

  事实上,没有当过主席,全给别人跑腿了四年。也没有拿过奖学金,尽给别人鼓了四年的巴巴掌,更没有遇见追我的姑娘,倒是穿自己的校服和自己玩了四年。

  因为我不知道尘世间所有的幸运,都是需要努力,才能有一个开了挂的璀璨人设。

  我很沮丧,沮丧的一部分原因是我努了力,另一部分原因是努力不够就没有拿到想要的。

  努力和目标之间的鸿沟我没有选择去趟过,而是选择躺着舒服。

  后来我发现,我不是在全力以赴,我只是在尽力而为。 

  之后用尽全力每天只睡5个小时,剩下的时间不是在自习室看书学习就是在会议室开会讨论,另外的时间就是在现场顶着30多度的太阳策划活动。

  记得最累的一段时间走着走着都想睡,有一次在洗手间靠着PVC胶板都睡着了,还是别的系的同学用洗手间时才把我叫醒的。

  醒来发现没有带厕纸,反倒用了把我叫醒的那个人的。

  四年,虽然我幻想过的也从没有一步登天,可我司职过学生会的部长,拿过二等奖学金,还见习了一年的学生政治辅导员。

  每个幸运的现在,都有一个背运的曾经,每一段风光无限的岁月都先有一段黑暗崎岖。 

02  

  出入社会后,又让自己陷入了一个不劳而获的误区。

  想不劳而获,特容易变得功利和浮躁。

  上班就想有一份轻松好混不加班的工作,高大上的工作环境,和蔼可亲的上司,团结互助的同事,月月唾手可得的高薪,满满的KPI,绿色直达的晋升渠道,一切都是顺风顺水,职场都是和平可爱。

  回家就想有爹妈疼,有女友爱,饭菜在桌,碗筷递手,饭后躺沙发,开好洗澡水,挤好牙膏,备好换洗衣服,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家庭都是温馨和睦。

  一觉醒来,发现桌上的文件堆得比我“梦想”还高,该做事做事,该挨批评批评,该被同事使唤使唤。

  给别人打工,都是拿着白菜价的薪水儿操着卖白粉儿的心。

  每天都会加班儿熬夜,望着那些没有完成的工作,会发现加班熬夜时流的泪,都是我手脚慢时脑子里进的水。

  可工作哪里做得完。

  有一次凌晨1点回家,困得实在不行了,就奢侈打了个的,哪知上错了车,到了目的地才发现是公司大领导的专驾,吓得我推开车门抱上厚厚的一摞文件,一路狂奔,回到家都快天亮了。

  之后想起,错把大领导当司机,还瞎咋呼了,着实失态又尴尬。

  话说回来,谁会在意一个小角色的插曲,勤奋、努力、投入、输出、奉献、效益一个不能少。信奉慢慢进步,一点一点努力,业绩上就有起色,薪资上就能带帽,开会说话发言就好使,领导认你都会从你的黑色轮廓到清晰面庞,从记不得你叫什么到亲切叫你小某某。

  幸运的人,解决所有问题,都得做到能掉汗的决不掉泪。 

  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不存在什么天生幸运,我所有挣扎从来都不是为了让全世界看见我,只是为了有一天我能看见全世界。 

03  

  身边的朋友都说我比较功利,做一件事没有效果就不会再花时间去做。

  说我功利的背后,其实就是承认我在努力。

  而努力,我更相信“一万小时努力”理论,即如果你想做成一件事,那么在这之前,你至少要为它努力一万个小时。

  我知道做任何事都必须要有内容,做到“内容为王”,之后才能“很幸运”。

  拿工作层面的事来说,在我一个不熟悉的岗位上我会去档案室翻尽历年来所有相关经手资料,花很长的时间找出它们的规律,然后举一反三,做笔记都是几大本,有时在马桶上背,有时穿着裤衩儿在床上翻来覆去记。

  人天生喜欢舒服,可舒服了就意味着没有进步,一时的不舒服,可后面工作起来很舒服。 

  再拿写作层面的事来说,最难的就是冒金句,更难的就是列事例,最最难的就是金句和事例运用得叮当响。

  得做笔记,摘录别人写的金句,网上的笑话、段子、台词和常识,微博评论和文章评论,写了还要背诵,背诵了还要提炼总结再记录,方便自己以后写文章随时输出。

  还要阅读枯燥的严肃文学,就像梁文道在《如果一辈子只读你读得懂的书,那你其实没读过书》里提到的,真正严格意义上的阅读总是困难的,你不能说自己都懂了,但是你的深度被扩展了。

  也就懂了法国布朗基说的:所谓的阅读,就是让人得到自由,让作品得到自由,后来我就写了几篇自由的文章,内容更加充实,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受到小众读者的喜爱,觉得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走心,才能走运。 

04  

  特别喜欢王尔德一句话: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大多数的我们都活在底层社会,但仍想着法儿的往上爬,因为我们知道,上层金字塔的月色是最好的,上层建筑里没有潮湿和吵杂。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想在工作上主动突破自我,哪怕不能到高层,到中层也好,哪怕开别人也总比被别人开好。

  掌握主动权,才能从源头杜绝买卖和杀害。

  写作上也有了小成就,记得前几天有几家出版社找我出书,说是参详了我的文集可以考虑集结成纸质书,条件方面也可以商量,第一次从被动到主动有了选择的权力。

  搁在以前,我从来都不会有这么优越的幸运感。

  有句话说得特别好:幸运,从来都是强者的谦辞。

  不强,就不幸运,不努力,就没有选择,当人肉垫的滋味儿并不好受。

  真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我只有很努力,才看起来毫不费力,理所当然。 

  也只有很努力,才接得住丁点幸运,当之无愧。 

  编辑 / 李丹丹 

  来源/ 简书(作者:少校十三,原题:《幸运,从来都是强者的谦辞》)   

  版权属于原作者

  感谢阅读。晚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